当前位置: > h88和记娱乐 >

马云宣布退休计划了 来看看山东上市公司的“传承图谱”

  本周一,备受瞩目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公司传承计划终于揭开面纱。马云正式宣布,一年后的2019年9月10日,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将接任其董事局主席一职。马云说,这是认线年的计划,让年轻才俊接班,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问题。

  核心初创人退出,职业经理人接棒,看似云淡风轻的安排,实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规划。

  企业如何传承、由何人去接棒?在民营经济繁荣的山东,同样是值得每一位企业创始人思考和规划的必修课。

  事实上,有不少山东企业家扎根创业、创二代接棒继续弄潮的案例,也不乏如登海种业(002041)一样创始人交棒创业元老的案例,当然也有如保龄宝(002286)、齐翔腾达(002408)等创始人退出变现的“冷静放手。”如今,山东还有哪些上市公司将面临传承大考?山东财经报道对此盘点,绘制了上市鲁企的“传承图谱”。

  商界接班人的问题,一直备受业界关注,“子承父业”不失为守业“捷径”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,在山东A股和港股上市公司中,已有10余家完成与二代的新老交替。其中,二代最早入主的当数山东首富张士平的长子张波。

  以纺织服装发家的魏桥集团(全称“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”),后以热电为纽带,向铝材深加工领域拓展,发展为多业发展的特大型综合企业集团。魏桥集团掌舵人张士平采取了“术业有专攻”的协作接班局面。

  早在1999年,张波出任魏桥纺织(董事长兼总经理,后于2006年脱离纺织板块,开始执掌利润最为丰厚的铝电产业板块,任中国宏桥(01378.HK)执行董事、行政总裁;张士平之女张红霞从1988年进入魏桥纺织,从基层做起,直到2006年至今一直担任魏桥纺织董事长兼总经理,始终坚守纺织主业;张士平小女儿张艳红则跟随姐姐在纺织板块,具体负责威海园区。虽然儿女各司其职,协同合作,但如今已年过古稀的张士平仍任魏桥集团董事长、中国宏桥董事局主席。

  玲珑轮胎(601966)也是山东家族企业中的翘楚。有山东商界人士对山东财经报道表示,从事业传承及其稳定上看,玲珑轮胎接班人的培养和成功先例在山东乃至中国都是为数不多的。

  在玲珑轮胎2014年披露的招股书中,1972年出生的王希成长子王锋已作为董事长出现,彼时王希成任玲珑集团董事长,1975年出生的次子王琳则担任玲珑集团总裁。有消息称,玲珑集团在2001改制时,29岁的王锋便成为玲珑轮胎的“少帅掌门”。但这一信息,山东财经报道未能进一步考证。

  说到“少帅掌门”不得不提两个人,一个是西王食品(000639)董事长王棣,一个是阳谷华泰(300121)董事长王文,二者今年同为35岁。

  2011年10月,西王食品创始人王勇卸任公司董事长,年仅28岁的王棣成为继任者,由此获得“西王少帅”的称号。相比之下,王文则很早就被父亲王传华培养,2006年,23岁的他成为山东上市公司的第一位“80后”总经理。直到十年后的2016年,王传华将交接棒传给儿子,王文正式继任阳谷华泰总经理。

  同样在2016年,山东矿机(002526)也完成新老交替。董事长赵华涛子承父业被推举为董事长,1955年出生的山东矿机创始人、董事长赵笃学辞去所担任的公司各项职务。热爱摇滚和民谣,热衷于慈善事业,是这位“80后”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为人熟知的标签。

  在鲁企子承父业的案例中,儿子掌权、孙子控股的“家族三代治企”大戏也曾上演。2015年10月,75岁高龄的鲁泰A(000726)创始人刘石祯因年龄原因辞去董事长一职,儿子刘子斌继任董事长一职。时隔一年后,刘石祯于2016年10月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转让给了“90后”的孙子刘德铭,引发市场关注。与鲁泰A同龄的刘德铭当时并未在上市公司任职,26岁的他成为鲁股最年轻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2017年1月,刘石祯这位淄第企业家逝世,此时,鲁泰A的家族传承计划也已完成。

  在如今的民企中,家业“传男不传女”的传统观念正在悄然转变,“女掌门”并不鲜见。

  山东财经报道梳理发现,山东上市公司中,除了魏桥纺织替父打理纺织主业的张士平之女张红霞,儿女共同协作料理家族企业的例子还有东方铁塔(002545),也有独生女独自执掌公司的山东威达(002363),还有儿媳出马的先例。

  在山东上市公司中,较早“替父从军”的“花木兰”应该算是东方铁塔的韩方如(1964年出生)。成立于1996年主营钢结构的东方铁塔由韩克荣创立,2011年成功挂牌深交所中小板。公开信息显示,韩克荣大女儿韩方如自2001年起担任公司董事长至今,她从车间工人一步步成长,被众人视作韩家的女强人。与姐姐类似,韩方如的韩真如也是位女强人,现任东方铁塔总经理。

  虽然女儿掌权,但东方铁塔实际控制人却为韩克荣的儿子韩汇如。截至2018年6月末,韩汇如、韩方如和韩线%的股权。

  隆基机械(002363)也是女儿执掌管理权的代表。与东方铁塔境遇相似,隆基机械创始人张乔敏的女儿张海燕也是在公司上市前的2008年就已经接过“权杖”。她在家族企业中的角并非开始就是“继承者”,而是从基层会计起步,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。天眼查显示,目前,张乔敏和张海燕分别持有隆基机械第一大股东——隆基集团有限公司61.89%和38.11%的股权。

  山东威达如今的董事长杨明燕,是创始人杨桂模的独生女,今年41岁。自2013年起,杨明燕就从父亲手中接过管理权交接棒。从媒体公布的图片看,杨明燕兼具美貌和气质于一身。这样一位女掌门,始终令人难以与各类钻夹头的专业制造商联系在一起。

  山东财经报道注意到,在杨明燕的带领下,山东威达近年来盈利能力持续增强。Wind系统显示,在杨明燕执掌山东威达前的2008年至2012年,山东威达每年归母净利润水平在3000万元至6000万元不等;而从2014年起,山东威达归母净利润猛增至9900万元,2016年和2017年更是均破亿元大关。

  此外,得利斯(002330)董事长郑思敏也是近几年鲁股中为数不多的“花木兰”。2015年,得利斯创始人郑和平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,38岁的郑思敏从父亲手中接过上市公司的指挥棒,身份从得利斯董秘变为董事长。女承父业的她,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,有3年德国留学经历,曾历任中央电视台科教节目制作中心导演助理、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办公室主任。

  无论是上述“子承父业”的例子,还是“替父从军”的故事,这些企业算是按部就班的平稳过渡。然而,在现实中,临危受命的情况也无法避免。

  今年6月15日,三角轮胎(601163)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丁玉华于6月13日晚上逝世。其子丁木在公告当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,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,同时任公司法人,成为三角轮胎实控人。

  作为创始人,1991年,丁玉华临危受命,担任了当时已陷入困境的山东轮胎厂厂长。在他的带领下,三角集团(全称“山东三角集团有限公司”)逐步发展壮大。2016年9月,三角轮胎在上交所挂牌上市。有三角轮胎工作人员告诉山东财经报道,在去世前两天,丁玉华仍在接待来访客商。虽然临危受命,但出生于1981年的丁木已然在企业中有多年历练经验,曾在三角轮胎生产车间、供应链管理部、采购、全球贸易等多个岗位任职,直至担任公司副总经理。

  与赵华涛、丁木同为1981年出生的,还有兴民智通(002355)董事长高赫男。但他与前者“二代”的身份略有不同,其是以女婿身份走向前台的代表。 2011年4月,兴民钢圈原董事长王嘉民因病抢救无效猝然辞世,时任副董事长的高赫男代主持日常事务,此后接任董事长、总经理。主持工作前,这离他升任副董事长仅一个月的时间。事实上,高赫男从2007年就进入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一职,并接受岳父的栽培。

  高赫男掌舵兴民钢圈后,这家公司也从传统制造业向新兴产业转型,开始涉足车联网、无人驾驶、金融等领域,并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兴民智通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兴民智通的实际控制人并非高赫男,而是王嘉民28岁的儿子王志成。

  说到突发的偶然因素,原万昌科技(002581)也是一个不得不提的案例。虽然后来该公司被未名医药成功借壳,但在万昌科技创始人突然离世后,其女婿和儿媳曾相继接过管理权。

  2011年5月20日,淄企业万昌科技登陆深交所中小板。然而公司上市仅3天,董事长高庆昌意外去世。随后,其女高宝凤的丈夫王明贤暂时出任代董事长一职。不过,在一个月后,高庆昌之子高宝林的妻子于秀媛出任董事长。无论管理层如何变动,公司实控人其实始终在高宝林手中,其继承了母亲王素英以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方式持有的1648.15万股股份。

  当然,无论是儿子、女儿,还是女婿、儿媳,能进入公司管理层,身份是一层,个人能力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。

  除了家族的传承,将上市公司转让变现的创始人也大有人在,不得不令人佩服这“释然”的心胸。

  就在上个月(8月),丽鹏股份(002374)刚刚完成过户手续,实际控制人变为钱建蓉。今年6月,丽鹏股份公告称,公司实际控制人孙世尧、霍文菊、于志芬、孙红丽与中锐控股、睿畅投资签订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约定四人将分别持有的,合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额的11%的公司9651.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转让给睿畅投资。

  此番转让,孙世尧四人所持股权变现超6.37亿元,较停牌前溢价80%。很显然,孙世尧已“无心恋战”。在股份转让的同时,孙世尧将其继续持有的丽鹏股份7.6%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睿畅投资行使,睿畅投资将合计取得丽鹏股份表决权比例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18.60%。

  除了丽鹏股份,今年以来还有共达电声(002655)、龙大肉食(002726)、华东数控(002248)相继出现实控人变更。

  而今年保龄宝(002286)创始人刘宗利在上市9年后“退隐”也近尾声。从2016年底,时任保龄宝控股股东、董事长的刘宗利开始萌生“退意”,直到2018年年初,已转让大部分股权的他,顺利变现近15亿元。据山东财经报道了解,1966年生人的刘宗利有一名独女,但他并未选择传承。

  近年来,还有包括齐翔腾达(002408)、宝莫股份(002476)、华仁药业(300110)在内的多家山东上市公司控制人接连步入了“退隐江湖”的节奏。

  其中,齐翔腾达实控人车成聚通过股权转让已获利超过9.43亿元;华仁药业前实控人梁福东转让价格高达16.58亿元;宝莫股份创始人夏春良此前辞去公司董事、董事长等职位的理由也是因为年龄原因。

  这些创始人或实控人,或由于身体、年龄的原因,或由于所处行业变化,选择了从股市变现离场“落袋为安”。

  山东财经报道梳理发现,除了传承和变现,鲁股中也有如马云般选贤任能的先例,登海种业(002041)就是一个例子。

  2013年,有“玉米之父”之称的登海种业大股东李登海辞去董事长一职,以名誉董事长身份隐居幕后。虽然他的儿子李旭华继承了自己的衣钵,是登海种业的中级农艺师,但李登海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创业元老毛丽华接任董事长一职。同年起,李旭华仅以董事身份,进入登海种业董事会。

  在随后的2016年,小毛丽华13岁的陶旭东被选举为新一任登海种业董事长。登海种业这种选贤任能的新老交替,被业界颇为看好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山东财经报道梳理发现,无论是选贤任能的登海种业,还是传承给子女二代的上市公司,创始人放权不赠股是普遍现象。控制权是企业的核心所在,父辈的谨慎或许不无道理。

  在目前的山东上市公司中,仍有诸如山东墨龙(002490)、天润曲轴(002283)、史丹利(002588)、威海广泰(002111)等公司创始人高龄在线,面临接班问题。

  1940年生人的山东墨龙实控人张恩荣今年已78岁高龄。其儿子张云三曾在2007年接棒公司总经理,但由于连番闹剧,张云三已于2017年辞去总经理一职。目前,虽然张恩荣并未出任董事长,但这一重要职位一直悬空,国焕然暂时担任山东墨龙代董事长。

  另外,作为天润曲轴实控人、董事长的邢运波今年也已年届70,史丹利董事长高文班则与邢运波同龄,同为1948年生人。此外,在鲁股掌舵人中,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还有威海广泰董事长李学峰(1949年出生),无实控人的东港股份(002117)董事长王爱先(1946年出生)。

  目前,高文班之子高进华担任史丹利总经理已有8年,而诸如高进华在家族企业中已担起责任的二代并不在少数。

  山东财经报道梳理发现,今年35岁的上市鲁企总经理——东宏股份(603856)的倪奉尧和康普顿(603793)的朱磊,今年30岁的朗源股份(300175)总经理戚永茂,以及34岁的恒顺众昇(300208)总经理贾晓钰,还有海利尔(603639)葛家成和利群股份(601366)董事长徐恭藻的女儿徐瑞泽,他们目前均已成为家族公司中流砥柱,不少以“二当家”身份任职。

  其实,无论是子承父业,还是选择贤能,还是转让退出,都不失为企业的一条出路。随着民营企业继续发展壮大,还会有更多的山东企业面临“交班”问题。但愿此次梳理盘点,能够为企业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。

  传承,说起来易,做起来难。这不是简单的放权赠股,而是需要全盘规划,不仅领导理念需要磨合,更重要的是将企业精神发扬光大。显而易见的是,面对传承,每个民营家族企业迟早都会亮出自己的答卷。